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杀生丸]蜀山来的小道士在线阅读第5章

2021/6/12 7:00:17 作者:顾青词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杀生丸]蜀山来的小道士
[杀生丸]蜀山来的小道士
作者:顾青词来源:晋江文学城
来自蜀山的圆脸小道士清波,外号“小石头”,初次下山历练时便遭遇大变,莫名其妙的来到完全未知的时空,在寻找回师门的途径中,被一只路过的大型犬妖给迷住了,但是大妖怪不是好妖!每次看到他不是直接上爪子,就是当没看见……肿么办,大师兄~~~妖孽,让本道士收了你!一身正气道士受X冷漠面瘫犬妖攻文案什么的果然是硬伤,大家随便看看吧!CP杀生丸无疑!延续青词以往的风格,温馨无虐,坑品有保障!专栏:

镇子名叫高龙镇,是个小镇,街上静悄悄的,一个行人也没有。好在还有家小店,叫做来福客栈。店里也没什么生意,掌柜的愁眉不展,正想打烊,却忽然来了五位客人,顿时喜笑颜开,忙招呼伙计开了五间上房。

曹操等人又累又饿,给了一些散碎银子给掌柜的,麻烦弄点酒菜送到房间里吃。东汉末年,民间流通的是铜板或五铢钱,能用的起银子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富商财主。接了银子,掌柜的自然连连称是,马上照办。

五人聚在曹操房间里商议。

“大师兄,您在老方丈禅房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拼死护驾,救了皇帝,怎么反被当成了刺客?”李儒上来就问。

“是啊”,曹洪也问道“奇怪的是,不但是对付咱们,就连那些随皇帝同行的御林军,也都被杀死了。那个独眼龙是什么人,不问青红皂白,进殿后见人就杀。”

“听老方丈说有个叫‘鸿门’的刺客组织,专门为董卓所用,以我看,这些人八成跟董卓有关。可惜老方丈被董卓的卧底下了毒,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天幸皇帝被一名影子人救走了,那个人快如闪电,轻功极高。 “

“前面的蒙面人和后来的独眼龙等人,究竟那一拨才是‘鸿门’的人呢?”

“ 哦,对了,老方丈昏过去前,曾叮嘱我去嵩山,可惜他没说完,是找什么人或什么东西。但肯定这件事与天子剑有关。”曹操长话短说,简述了天子剑与金牍的事情。

众人还想发问,门外传来敲门声。李儒手握剑柄,问声谁,听到是伙计送酒菜,才小心地打开门。

伙计赔笑道:“诸位客官,我们乡下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些是本店的一些拿手小菜,自酿的清酒,请客官慢用。”

伙计边说边将酒菜拜访好,就想退出去,曹操道:“请问小二哥,我们兄妹想去沛郡谯县访亲,请问应该怎么走?”

“回客官,出了这高龙镇往东,前面是个岔口:东向奔荥阳郡,过了开封就是沛郡;东南向奔颍川郡,经过许昌,再折向东北也能到沛郡。“

“多谢小二哥,我这里还有点碎银,劳烦小二哥给我兄妹买五匹快马,作为脚力,若有剩余,就当作小二哥的辛苦费。“

“多谢客官,那里用的着这么多钱,明日一早,小的就将马匹备好,只是我们这小地方,没有什么好马。几位慢用,有什么事尽管招呼小的。”

伙计出门,反手将门带上。

“大师兄,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走荥阳郡,还是颍川郡?“

“大师兄,这么说青虹剑在咱们家?这次回老家避难,正好向父亲大人问个清楚。“

“大师哥,大师不是说还让你去趟嵩山吗?”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问个不停,唯独曹仁沉默寡言,他不太爱说话,只静静地坐着。

曹操正欲回答,忽听的楼下传来骚杂声,还有伙计的嚷嚷声。几人警觉地手握宝剑,曹操摇摇头,示意师弟们别动,然后独自推开房门观看。

只见楼下是两名伙计,正往外推搡一名老者。

曹操边缓步下楼,边察言观色。原来是老者也是过路人,天色已晚,想借客栈找个角落留宿,但又身上没钱,当然伙计不肯,就往门外撵他。

看老人老态龙钟,似乎有七八十岁,一身破旧粗布衣裳但还算干净,看起来不是乞丐。老人右脚好像受了伤,步履有些颠簸。

“住手”曹操忙制止伙计,“有道是‘有钱需记无钱时,落难何曾见几人。‘行走江湖,谁也难免有走霉运的时候,这位老伯偌大年纪,又受了伤,深夜露宿街头怎能熬过,他的住店费用算我头上好了,请 他进来吧。“

有人出钱,伙计还说什么,自然散开了。曹操邀老人上楼一起吃点东西,老人千恩万谢,鉴于肚子饿的咕噜直叫,也就不客气地跟曹操进了房间。

众人酒足饭饱之后,曹操让师弟与小师妹各回自己房间休息,好明日一早赶路。老人想下楼随便找个角落眯一宿,却被曹操拦住:“夜已深沉,老伯就在这床上歇息吧。以在下看来,老伯也不像乡下人,何以流落至此,打算去往何处?”

“年轻人,你真是个好人。不瞒你说,老汉是从京城而来。原本我是在郑尚书家做事,因为年纪大了,老家又没什么人,就在郑家一直留了下来。郑尚书可是个好官呐,只不过在朝堂上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被董卓派了什么‘鸿门‘给全家灭门了。“

“老伯也知道‘鸿门‘?”

“郑尚书被害前一天,有个蒙面人,偷偷来给大人提过醒,老汉无意中听了几句,好像是‘鸿门‘有什么八大金刚,号称’四俊四丑‘,专替董卓做坏事。只是那人来去如风,像个影子,老汉耳朵也不太好使,就听到几句。”

“影子?是不是个子不高,比较精瘦?”

“好像是,老汉没看清楚。我当时是吓得晕过去了,才捡回一条老命。郑尚书一家惨死,我醒来前去报官,却被赶了出来,郑府也被官府封了,我无处可去,就打算回许昌老家,没想到走到这里钱花完了,又崴了脚,若不是公子收留,只怕要露宿街头了。“

曹操还想问,却听到老人的呼噜声,显然他已经入睡。曹操笑笑,轻轻替老人盖上一张凉被,又取一张铺在地上,躺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餐,伙计已经准备好五匹马。

曹操告诉老人,正好路过许昌,可顺便捎带老人一程。等出去打探消息的师弟回来,便可启程。

这时,李儒和曹洪气喘吁吁跑进来,道:“大事不好,董卓使奸计逼死了大司农曹大人,皇帝已下旨查抄曹府,而且‘鸿门’已经派人追杀咱们。”

事情紧急,叔父家遭此巨变,就算这时候赶回京城也无济于事,既然皇帝已经下旨,那么接下来要抓捕的很可能是谯县老家的父亲。想到这里,曹操忙招呼大家马上走。

“谁也走不了。”店门闯进一名大汉,身高马大,虎背熊腰,右臂一挥,一拳打在店门柱上,柱子当即折断,哗啦一声,整个小店被震得几乎要倒塌。大汉身后,跟着十几名帮手。

老人一指大汉:“我认得你,那天晚上带人杀害郑大人,领头的就是你!”

“哦?这么说还有漏网之鱼,老头,算你今天倒霉。不过大爷今日的目标是曹操,噢,闹了半天原来要捉的是几个毛头小子,吕掌门真是大题小做。”

曹操笑道:“曹操在此,要捉我尽管来,不干老伯的事。你既是鸿门头目,四俊四丑,看阁下样貌,自然是四丑之一喽?”

“不错,让你小子死个明白,大爷就是四丑的‘大力士’,都给我上,掌门说了,死的活的,都算咱们爷们立功。”

杀手们呼啦涌上来,曹操先护住老人。曹仁等人迎上厮杀。

五禽剑派门人各学一套剑法,每套九式,虽然重守轻攻,但面对这帮杀手,尚能对付。

曹仁抵住大力士。论样貌,两人倒还有些相似,一样的身高体壮,力大无比。曹仁施展‘熊罴撼山’九式发动进攻,这一套剑法由他使出来,也刚猛无比。大力士赤手空拳,以双臂为武器,估计是练过铁布衫之类的硬功夫,曹仁的长剑砍在他的双臂上,竟然丝毫无损。

其他杀手就差了些,论单打独斗,武功稍逊了些,但强在以多取胜,四五人一组,阶梯式轮番攻击,足见‘鸿门’杀手训练有素。但李儒、曹洪与糜月三人背靠背互为犄角,无论杀手从哪个方位攻击,均可相互支援,双方基本处于平衡态势。

曹仁虽然性格喜静,不善言谈,但他爱动脑子,他心里清楚,这种场面可不能恋战,及早摆脱杀手纠缠脱身为宜。于是他接连使出强招,长剑一剑快似一剑,以求逼敌后退。

大力士哈哈大笑:“五禽剑法,不过如此,大爷不陪你玩啦,弟兄们,插刀子。“这命令是‘鸿门‘暗语,示意下死招、要人命。

大力士暴喝一声,催动内力,双臂暴粗一圈,抡起来呼呼生风,正好曹仁一剑刺到,大力士一把抓住剑身,手臂螺旋转,长剑便似藤蔓一般在他手臂上缠绕起来,缠至剑根,大力士顺势一拳,正击中曹仁胸口,曹仁踉跄后退,撞到在柜台上,有余冲力极大,一下将柜台撞了个稀烂。

曹仁身体强壮,倒无大碍。这一下倒撞出个人来,原来是掌柜的躲在柜台后,掌柜的慌不择路,正跌至大力士跟前,大力士一把薅住掌柜的左臂,一叫力,生生将它扯断下来,疼的掌柜的当场昏死过去。

“畜生,滥杀无辜。”曹操纵身一跃,空中挺长剑斜刺下来,大力士上身闪过,‘刺啦‘一声,左腿被剑割了个口子。

曹操有所启发,长剑不与他双臂纠缠,反而主攻其下三路。大力士动作笨拙,蛮力不得施展,急得暴跳如雷。

曹仁让小师妹去保护老人,替换下她,三人联手,杀手们渐渐落了下风,不一时,就被斩了四五名。

又斗了小半柱香功夫,杀手们几乎折了半数。而曹操这时却落了下风,一个不留意,长剑被大力士用脚死死踩住,任凭如何用力,都无法抽出。大力士趁机铁臂一挥,砸向曹操脑袋。

这要是被砸中,非得开瓢不可。不远处,糜月看得清清楚楚,她见大师哥吃亏,心里慌急,将自己手中剑用力抛出,边喊道:“大师哥接剑。”

曹操为避那一拳,只好弃剑、后仰躲避。正好这时糜月的剑到,曹操情急之下使出‘摩诃般若剑法‘中的一式,双手握剑,借势用力,正中大力士手臂。

大力士非常自信地用手臂去磕,令所有人吃惊的事情出现了,他那条坚如铁石的手臂,竟然被剑锋斩断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开局假冒驸马柳暗花明

    “姐姐小心!”青面鬼见状急切嘱咐花面狸,花面狸脚尖轻点了一下,嘴角轻笑,腾空而起,董敖的刀未伤及花面狸分毫,刀风倒把车厢劈开一分为二。随后青面鬼从袖中掷出十多枚毒钉,射向董敖和地上躺着的少年,董敖回身见有暗器袭来,飞身至少年身边,举刀迅速挥舞,把十多枚毒钉纷纷击落。可就在这时,花面狸从背后袭来,飞身

  • 重生走我们穿越吧第四章在线阅读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间,我在黑崎家呆了也快一年了。父母亲总是会定期给我寄生活费,也会定期“答应”回来看我,只是我左等右等,也只等到了他们打电话来道歉。“一护哥!”“你说他们是不是忘记我了?”“你是说你的爸爸妈妈?”我和一护坐在河边,他抬手摸了摸我的头,“不会的,他们不管多忙都会定期定时打电话回来,

  • 无情客之任我行

    东方回来后侍卫拿来了酒,一个人边喝边回忆着西湖底下任我行所说的话“东方不败,葵花宝典好练吧!这是我苦心积虑给你的,只为开头那句。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妖怪,还想当女人,可惜你也只有想想。哈哈哈哈哈哈。”东方无视任我行那句“不男不女”道“你为了练功巩固神教地位,又怕我抢了你教主之位,才给

  • 攻略反派大佬[快穿]第八章在线阅读

    云鎏今夜有些睡不着了,窗外时有狂风刮过,院子里的竹叶发出沙沙声响,在这样的夜里,实在是有些可怖。云鎏小心翼翼地点了灯,走到窗口看着那几盆紫秋琳,它的叶子已经卷了起来,叶边微微发黄,看起来似乎要枯萎了。云鎏伸手摸了摸花盆里的土,里面还是湿湿的。“这花……”云鎏叹了一口气。忽地有人敲了敲门,道:“云姑娘

  • 王者荣耀同人之终在不归路父亲是个人渣!

    坎达尔大陆是非常统一的,或者说,这里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红月帝国,当然,这里指的得是人类国家,在红月帝国的西侧是兽人的国度,那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兽人,兽人联盟的土地与红月帝国的土地边界以格林山脉为界限分隔着,那里的土地是相对贫瘠的,自从上千年以前,兽人与人类的大战中惨败之后,就只能蜷缩在那里。说这些

  • 我为渣男洗白操碎了心(快穿)在线阅读虫族

    上次差点被空间裂缝撕碎灵魂的感觉还残留着,沈玄心里都留下阴影了。“……这个是?”沈玄的魂识触碰到一个他非常熟悉的波动——虫族!路人都停下脚步驻足抬头仰望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黑色深洞,有的差点被狂风吹得往后倒,赶紧扶着路边的东西稳定自己。只见天空黑色空洞里面忽然出现了一点一点的白色,在黑色中非常显眼。来了

  • (快穿)撩弟拉郎非暴力不合作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四条视线水平直线的展开较量。单衍宸看了看楚雨柯,又看了看屈浩权,狐疑的眯了眯眼,“认识?”“不认识!”“认识!”两人异口同声,不认识是楚雨柯说的,认识是屈浩权说的。屈浩权邪气的勾了勾嘴唇,没再说话,单衍宸更好奇了,“你俩啥关系?”“没关系!”“我女友!”又是异口同声,单衍宸的

  • 仵作医妃在线阅读第五节

    冲突的时代(三)土之守城、怀璧其罪我听从桃夭的建议乖乖地在尸魂界等着守城,在此期间知道了更多八卦新闻。比如说:蓝染没事就会研墨挥毫,他的书法相当不错,但是写完一律销毁,我想大概是不想让人看见字里行间掩饰不了的霸者之气吧;他和我一样不时地光顾大灵书回廊,一样指的是不仅是频率,还有隐蔽性方面;山本练剑的

  • 穿到修真界考教资第三章

    第二天大,苏槐特意起了个大早,朝气勃勃。脸上素来的病气消退几分,李怀书看着她,眼底露出几分真切的笑意。“起这么早做什么?我还没收拾完呢。”苏槐往门外瞅几眼,回头看着一个人收拾东西的李怀书道:“护工姐姐不过来帮你吗?”李怀书脸上扬起的弧度没变,“她老家有事,回去了。”苏槐哦了一声,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

  • 东宫养成记事第四章

    听到殿门被人关上的声音,盛景表情一下子更不好了,目光落在那只放在领口上的手,冷冷的说道:“我说的是你,给孤滚出去!”颜兮璇不是没听出盛景的愤怒,她似乎是故意般,又扒拉了下盛景的衣服,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隐隐还看出几分肌肉的纹理。她眼神微不可见的挑了一下,余光瞥到少年泛红的耳垂,眸底多了分不明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