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星际斗兽场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2 5:20:20 作者:严白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星际斗兽场
星际斗兽场
作者:严白羽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类只是外星文明的生物试验品,外星文明为了了解生物实验的成果,于是就定期让所有的生物实验品进行残酷的斗兽比赛……最后,只有一只斗兽能够活下来……

我转头进了房间拿钱,一出来发现他们还在商量,我莫名也被这氛围感染了,甩了甩麻木的胳膊,捏着钱走到他们身边,谨慎道:“怎么了?”

三人齐齐回过头,神色莫辩。

房川川最先回过神,她立刻收起了严肃的表情,绕到我背后将我往前台推,口中说道:“老板你伤势这么严重,我来给你上药。”

我回过头给孟子玄递钱,他一把接过,不甚在意的揣进了口袋里,晃晃悠悠的转身出了门口,也不知道去了哪。

虽然只接触了短短几个小时,我能感觉孟子玄这人总是神出鬼没的,便没有再问,眼神落到了房川川的身上。

小姑娘正在帮我涂药,纤细苍白的手指捏着块棉球蘸着上药小心翼翼的往我胳膊上涂。

我本想姿态强硬一些,问出他们刚才到底在嘀咕什么,有什么可瞒着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们身上藏着许多秘密,这秘密跟修理铺,跟我爸都紧密相关,可是他们防我跟防贼似的,搞得我心头很是窝火。

可是看着房川川洁白无瑕的侧脸和那认真的眼神,我态度莫名软了下去。

罢了,他们不说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我可以慢慢追查。

我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房川川身上,开口问道:“跟我讲讲我爸吧。”

此时伤口处理的工作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房川川将棉球团了几团扔进了垃圾桶,抬起头来,清澈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她目光有些闪躲,“以前的老板?他人挺好的。”

我紧紧的盯着她,“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想知道我爸的过去。”

房川川三两下帮我把胳膊上的绷带弄好,又系了个娘兮兮的蝴蝶结,这才嘟着嘴说道:“我不知道,你去问武哥。”

我叹了口气,知道从她这是问不出什么了,可我又不敢去找狄武。

那天在手机上看见他是鬼修,我打心底里有点发憷。

可是我对这里一无所知,心里忐忑的厉害,最后我去了楼上。

这些天我一直住在我爸的房间,这里到处都透着蹊跷,只有在这里我才有片刻的心安。

我走进房间,入眼便是那扇半旧的衣柜。

衣柜的风格跟这里格格不入,这里一切都是以简朴为主,桌子都是由两块木板搭起来的。

可是这衣柜却是精工细造,柜门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上面的蜡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我鬼迷心窍似的上前,一把拉开了柜门,里头一件衣服都没有,只是堆放着大批大批的旧书,最顶上的,用圆珠笔写着大大的日记俩字。

我立刻拿起日记走到了桌子边,准备好好研读,没想到刚翻开日记的封面便看见里头只剩下了一张纸,其余的纸张都被人连着全都扯走了。

我扫了一眼仅剩的那张纸,上面是爸爸的笔记,他写着:我的时间不多了。

简短的一句话,我爸写了整张纸,笔迹力透纸背,纸上还沾着已经发黄的水渍。

我盯着那张纸看了一会,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之前没有见到任何证据,我在心里猜想着我爸会不会只是做累了跟我开了个玩笑,人出去玩了。

可是这张纸是完完全全推翻了我之前的猜想,我爸真的出事了。

我腾的一下握着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速的跑到了楼下。

房川川正站在前台百无聊赖的看电视剧,我拿着纸跑到了她身边,心情有些崩溃,“我爸出事了!”

房川川抬起头来,盯着我手里的纸看了半晌,最后索性关了电视剧,拉着我进了后院。

在那我看见了一个仓房,里头堆满了各种东西。

房川川在一旁解释道:“那天我看见之前的老板拿着一沓纸走进仓房,估计就在这。”

我立刻蹲下身子开始在这一大堆杂乱的东西中开始翻找,找着找着我发现了不对劲。

这里所有的东西好像都是我小时候的玩具,其外就是各种各样已经发黄的符纸。

我盯着那些符纸,脑子里一下子闪出了之前女鬼化成一道黑烟钻进符纸里头的画面,顿时一阵恶寒,开始有意识的避开那些符纸。

最后我在玩具堆里头发现了日记本其余的部分,打开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我索性席地而坐,翻开了日记。

上面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一开始父亲记载的还挺详细,大概意思是说,他在修理铺里头帮助,救赎这种鬼怪,以及修理铺里头的各种琐事。

对于铺子里头三个人的来历,我爸只字不提。

我没头绪的继续往后翻,我爸的字越写越潦草,越写越少,有些甚至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我爸的焦灼和无奈,我的心也开始砰砰直跳。

直到我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陆明,既来之则安之,好好呆在修车铺,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爸爸的苦心,铺子里的三人会帮助你。

我微微有些怔忡,事情又开始复杂起来。

从日记的最后一页看来,爸爸早就知道我会接受铺子,也给我安排了如何走这条路,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而别?背后到底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我想了半天没有头绪,不过心已经安定下来,转头一看,外面的天已经擦黑,狄武也开始工作了。

我重新将日记放了下去,心里做出了决定。

逃职即死亡。

就像父亲所说的,既来之则安之。

我决定开始跟狄武学习修车,也要开始了解修车铺的一切。

只不过狄武对我的态度不冷不热的,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跟他套近乎。

我一边思考一边往门外走,突然听见咔哒一声,好像有什么金属物被我踢开了。

我低头,借着昏暗的霞光眯着眼睛寻找,看到脚边有个小盒子,上面刻着跟衣柜上风格如出一辙的花纹。

我试着掰开盒子,可是上面好像有密码,打不开。

我拿着盒子走了出去,房川川正好端着菜碗走进来,看见我便招呼道:“明哥,过来吃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道萧遥少年救美2

    “张豹给我拦住她,今晚我等我玩完了,给你玩,便宜你了。”李天霸也对张豹说。“束手乖乖就范吧,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没用的!”张豹拦住雅婷的去路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啊!快放开我!”雅婷挣扎地喊道。可是这一切都无法改变这事实,因为酒吧的客人根本就不敢上去

  • 左手佛右手魔之假面剥落

    大家跟着园子来到电梯口,次郎吉和工作人员已经等在了那里。工作人员自称是乘务长浅野,随后按下了电梯按钮。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首先冲了进去,并贴上了四周的玻璃大呼神奇。通过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飞船的内部。在电梯上升过程中,大家边听着乘务长详细的解说边纷纷发问,约一分钟多钟便到达了空中甲板。“前面那是展示台吗

  • 火影:神级进化在线阅读第八节

    “任务二完成,任务三开启”“任务三:在三年后的武道大会上获得前二十名,成功获得任务奖励1000积分,失败无惩罚。”“卧槽,尼玛啊!”楚行空差点骂出来,这TMD不是要他的命吗?就那个武道大会,能保证打进前二十最起码得也得有化劲的修为啊,化劲啊,他可不是王无敌啊,更何况就连王无敌都用了五年多才初步修成化

  • 诛仙续之仙凡碧影在线阅读第1节

    “听说了吗?”“嘿,不要搞这么神秘,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月圆之夜,当世剑神西门吹雪要约战已经闭关十年的大秦九公子缔心。”“你们都知道?靠,我还以为是第一手消息。”咸阳街道上,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此刻,整个天下因为这样一则消息沸腾了。大秦九公子缔心!当世剑神西门吹雪!这两人

  • 综fgo 第八特异点古波石人族

    “嘣!”领舞者的高潮是一下响彻整座城市的碰撞,而随着这下碰撞大地也为之一颤,瞬间引来了在场所有石头人的目光。“啊~”极其低沉而愉悦的雌性石头人终于彻底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在最后一下撞击后,她神魂颠倒般的瘫软在当场,显得精疲力尽,下一秒,她便被自己刚结交的伴侣肩抗着离开了现场。“喝啊~”无数的石头人就像

  • 日在火影之重生(1)

    太阳初升,耳际传来邻居家的鸡叫声,喔喔喔。。。。。。睁开眼第一时间摸了摸胸口,看着被刀捅伤的地方伤口结疤,至今想起来还真是匪夷所思呢。套上一件短褐一咕噜从床上下来,稍稍收拾了下便打开房门麻利的从院外水缸打来一盆清水洗了把脸,顿时精神了许多。回想起三天来发生的事,真是颠覆自已20多年的树立人生观、价值

  • 问武诸天第6章在线阅读

    “脸哪有快活重要。”我嗤笑。“你、你、你真是枉费圣上的信任!”清华手中的刀收了又抽,抽了又收,最后猛的一下砍断旁边的树,气呼呼跑了。……怎么跟小孩似得。我失笑,摸了摸胸口二十四万银子,长叹了一口气。能不能把粮食平平安安送到蜀地,就靠你们了。正好趁着清华不在,我从成衣店买了套便装,摇着扇子转了半天,最

  • 自由诗神第7章在线阅读

    湘竹筷青玉碗,不但甚是精致雅致,看起来也都是全新的,纵然只不过是一物之微,但和可看出均用了一番心思。那菜肴是用含灵力的食材所制,但用料的灵材也只平常的青菜豆腐、鸡蛋鲜菌,只是烹饪得甚是鲜美可口。敖寸心已经四百年在锁龙渊了,早忘了吃饭的滋味,很开心的吃了两碗。“饭菜味道不错,你找谁做的?”敖寸心满意的

  • 剑霸九天牢狱之灾

    第八章、牢狱之灾张夯并没有把陈拓等人带至知县王栋祚面前,而是直接投进的牢房。气的陈振大骂王栋祚胆小,做了亏心事不敢见人,牢房外的衙役只是充耳不闻,陈拓倒是十分好奇这宋代的牢房。电视上看到的古代牢房基本上是一些原木加上土砖,地上铺着干草,而且是千篇一律,就陈拓看到的这个牢房而言,比起电视上看到了,条件

  • 北方联萌桃花林

    你说你喜欢桃花,我便用十年,种了这十里桃花,十桃花已成园林。却始终没见你归来的身影。直到那年又是一个春天,桃花开的正灿,我又看见你的身影,不过你的身边以有了一个他,你正依偎在他的身旁说这这桃花真美。我到屋内喝了口酒问到:“十里桃花已成林,十年相思何处寻。”路惶惶笑我痴狂,画茫茫人在何方。一曲相思寄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