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重生暖婚:秦少家养小狐狸在线阅读第8节

2021/6/12 6:24:43 作者:思如狂 来源:掌阅小说网
重生暖婚:秦少家养小狐狸
重生暖婚:秦少家养小狐狸
作者:思如狂来源:掌阅小说网
重生前,白小净是个懦弱无能自卑到尘埃里的人,谁都可以欺负她。当狐狸精重生在她身上之后,传闻她私生活糜烂,抢妹妹未婚夫,裙下之臣多得可以从长街排到尾,夺白家财产,把继母妹妹通通扫地出门,狠辣独断十分可恶。小三找上门,“你这个狐狸精!不知好歹勾引秦少!”白小净毛绒绒的耳朵晃了晃,钻进秦少的怀里,“秦秦就喜欢我这种狐狸精,你嫉妒?”路过的甲乙丙多看一眼,就被白小净迷得七晕八素,白小净仍不自觉。秦少只能把小狐狸打包带走,“今后不许看别人,不许对别人笑,更不许和别人说话。你有我一个人宠着就够了!”

秦谏的话说得再多再合理,也改变不了慕云深的决定,更何况还有萧爻和齐凯近这两个搅屎棍,他顿时觉得年纪上来,折腾不起了,只能转而寻求另一种办法,希望慕云深能平安回来的办法。

大堂中,所有齐刷刷看向萧爻的目光都带着怀疑和探究。

这孩子来威远镖局的时候年纪还小,跟着老当家比划过一阵,虽然天赋不错但这些年也不知道荒废了没有。

对于这一点,齐凯近也颇有好奇心。他与萧爻共度的那一晚,这孩子畏首畏尾的,除了躲避,不做任何抵抗。虽说并未料及官家的人如此心狠手辣,伤及无辜,但毕竟人是追着萧爻来的,他若有什么本事,就该当即拿出来,对牺牲的性命来说于事无补,但至少也能为其报仇啊!

萧爻被满堂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十几岁的少年,有哪个不爱出风头的,却偏偏这一个不见底的怂,你以为把他逼到绝路不能再退了,他偏偏还能造出路来躲一躲。

“那啥,所以这镖你们保还是不保?”萧爻硬生生的把话题拧开,“若是现在答应下来,我和少当家还有时间养伤。”

竟然说得在情在理。

“我虽然仍是有所顾虑,不能同意,但这件事,还是要少当家自己决定。”这是秦谏最终的妥协。

老人家说完这句话,就气鼓鼓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将算盘珠拨动的震天响,以此来宣泄自己的不满。

萧爻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他见慕云深站起身来,忙狗腿的冲上去扶着,生怕把这金贵的“宝贝”累着了。

“五天之后出发吧,秦叔,你为我们准备一辆马车,要隐秘,其它不必我多说。”

站在他的身边,才越发觉得这个人发号施令时有种独特的魅力,决绝果断,不容旁人拒绝。

“是。”秦谏毕恭毕敬。

“你随我来。”慕云深反手扣住了萧爻的右手脉门,他的气力虽然不济,但一来萧爻不敢过分挣扎,二来脉门被制,只能乖乖被人牵引着往外走。

直到回了房间,慕云深将门反锁上,他才松开萧爻的手。

萧爻就像是个被人非礼的小姑娘,方一自由便连连往后退了三步,顺着桌椅板凳一节节蹦到房梁上蹲着,死活也不下来了。

他这会儿的身手倒是无比的矫健,晃得慕云深又有点头疼。

“说吧,打得什么主意?”

慕云深皱着眉,他的脸上一直表情寡淡,无论发生什么事,慕云深都云淡风轻的很,连皱眉都风雅无比,只是眉尖蹙着,生不了褶皱。

但萧爻这该死的个性,却每每惹得他情绪起伏,顾不得人前的那一套虚情假意。

“主意?什么主意?”萧爻盘在房梁上,抵死都要装糊涂的脸。

“只要我一个?即便我自视甚高,也不敢如此嚣张。”慕云深在人前并未质疑萧爻,但想来,他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水,的确是从萧爻说出这句话后开始的。

“秦谏说的没错,黑白两道都会将你当成猎物,我又是个没有武功的人,怎么安全去京城?除非……”

慕云深的眼神里又有了那股戾气,倘若一次是看花了眼,那两次就是盖戳的实事实了。萧爻虽然看上去的确不着调,但也有心思缜密处,只是被刻意隐藏起来了,这一点恐怕连他的父亲都不知道。

“除非什么?”萧爻问,“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多心眼儿?”

慕云深看萧爻极其的不顺眼,无论是他不修边幅的打扮还是吊儿郎当的作为,通身上下都写满了“不靠谱”。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奇怪,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到底喜欢萧爻什么。

“哼,”慕云深是从鼻孔里出气的,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淡,“你有事瞒我,我也有事瞒你,这一路我们最好划清界限,省下来日麻烦。”

一张玉雕的死人脸,放在哪儿都是死人脸,慕云深的情绪掩藏的非常快,好不容易搅沸了的潭水又平静下来,甚至结了一层薄冰,再想打破就更难了。

萧爻在慕云深眼里的那一点点非同寻常也被抹杀,他现在瞧萧爻的目光,与瞧其他人一般无二。

不过是相互欺瞒,相互背叛,也不过是孤零一人,形单影只,慕云深曾经从最无边的地狱里爬了出来,世间人心看的透彻,再多一人又有何妨。

萧爻将慕云深的变化看在眼里,他抿了抿嘴,似乎有话要说,但最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陡然间,这房梁好像也与萧爻不再有缘,他照着原路跳下来,正对着他的是慕云深的背影,瘦削秀颀,却也有种凛然不屈的气势。

接近十年未见,亲如父子母女也会生出隔阂来,更何况人是会变得,他们这样的人变得尤其快,要争自己的命,还要去争别人的命,倘若事事拿真心待人,有些代价偿还不起。

威远镖局虽然今时不同往日,但留下的人脉还算发达。秦谏堪堪只用了五天的时间,就造好了一辆马车,出自能工巧匠之手,外表看来朴素到了极致,当得上简陋一说,但里面……还是一样的简陋。

萧爻掀开轿帘的手僵在半空中,他与空荡荡的马车面面相觑,还以为自己花了眼,放下轿帘重来一遍。

但破马车还是破马车。

“秦叔……你这是让人骗了吧?”

萧爻猫着身子进去到处摸了摸,既没有装美酒佳肴的暗格,也没有随时刺出来的暗器,但凡与“暗”字搭得上边的通通没有。

“这种马车集市上到处都是,随便雇一辆就好,还花什么闲工夫自己造啊……”

秦谏对他这种语气很不满意,反而看向马车的时候面露和善,“傻了吧唧的……你拿兵刃砍它试试。”

萧爻还没来得及动手,不远处的齐凯近随手抄起挨墙放的狼牙棒扔了过来。

齐凯近的武功不弱,人高马大又天生神力,这狼牙棒也有几十斤重,空中翻腾了两个花儿才砸了过来,呼啸着从萧爻头顶上掠过,“咚”一声响,砸在马车上。

岿然不动。

不仅如此,马车上还伸出一道铁环,将狼牙棒紧紧地锁在上面,这要是个人,绝对逃不掉了。

“原来这机关装在外面啊!”萧爻感叹起秦谏的考虑周全,这要是哪儿出了问题,也伤不到马车里的人。

“臭小子,你别想了,这马车是给少当家坐的,你呀,”秦谏往萧爻手里塞了根马鞭,“赶车去吧。”

果然不是自家亲生的,偏心偏到姥姥家去了。

他们这边闹腾着,屋檐下还站了一个人,没什么情绪的看着院子里。更多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古树或石桌上,只有动静大了,他才会看一看秦谏。

经过五天的调养与几个大夫的悉心照料,慕云深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虽然相较常人,他还是显的有些苍白,但至少唇上有了血色,不再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萧爻远远瞧了他一会儿。

自那一天后,他们之间就总是隔着什么,见面的时候,慕云深客客气气的,客气的萧爻有些踌躇。

这几天,慕云深对萧爻说的话,他掰着指头都能数的过来,不过三句,一句“吃饭”,一句“睡觉”,一句“嗯”。

若是长久呆在威远镖局那还好,就是慕云深不愿开口,他还能找得到别人闲洒口水,但今天就要上路了,难不成自己只能跟马称兄道弟?

“秦叔,你过来一下。”

许久没被这个声音冻过了,萧爻还有些怀念,秦谏将算盘一把塞进他的怀里,回头招呼道,“少当家的,我来了。”

“可是有什么话吩咐?”

秦谏看自家公子严肃的很,也免不得跟着瞎紧张,他以为慕云深改了主意,趁势劝道,“要不还是别去了,这路上……”

“秦叔,”慕云深打断他,“自平云镇至京城,最快的马力,百里一站,也要□□天才到,一个来回约莫半月。”

秦谏有些弄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能跟着干点头,抬起来的目光落在萧爻身上,他才忽然间恍然大悟,“少当家的是说,朝廷会找镖局的麻烦?可是那公公违旨抗命,就是回去送死的,有必要倒打一耙吗?”

“李寰不会,但当时在场那么多人,利益驱使,很难保证他们不会。”慕云深的中气也足了不少,现在说话不像之前断断续续,需要时常停下休息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秦谏着急地敲了敲手背,“这臭小子,给我们惹出多大麻烦啊!”

话是这么说,萧将军对威远镖局恩重如山,萧爻又是他们喂大的,真出了事,还不知道谁冲在最前头去救人呢。

“所以我们走后,威远镖局中一个人都不能留。”慕云深压低了声音,听得秦谏有些毛骨悚然,“朝廷不会亲自动手,这些脏活儿自有武林人来做,到时恐怕鸡犬不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报!少将她要娶那只雌虫![abo 虫族]在线阅读第8节

    没等铁手和冷血回答,浑厚的声音已经从屋内传来,“门口可是无情?何事?快快进来......”这着急的语气,令胡浩为之一振。“进。”冷血回复永远似乎只有这么几个字。“请吧。”铁手温文尔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同时眼神火热望着无情与追命身边的胡浩,多好的男人啊,一边看一边想果然在龙爷身边是对的。冷血更是目不转

  • 湘笙两世我的道长在怀疑

    沈道长最后还是固执的换回了自己的道袍,一头青丝也都一丝不苟的全部束在了发冠中,这让沈清晏有点无奈。不过想一想也是,且不说身高,道长的身材可跟自己那弱鸡的身体没法比,穿上他的衣服也只是凑合能穿。虽然那衣服是之前买大了的,不然沈澄泓肯定穿不了。沈清晏想起对方头发柔顺的触感,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 总裁的专属炼丹师在线阅读跟着师傅去游历

    拜过祖师、认过祖、我就已经入了门派,跟师伯还有两位师兄相处的很好。他们都很喜欢小灵子,师伯还送了见面礼,是一块玉佩听师傅说,里面含有功德之力。我们要分开了还真是舍不得他们,没办法这是门派的规律,必须四处奔波借此累积功德,更多的是救人,这是门派立下的根本。又要开始和师傅一起游荡了,不过这次不同,师傅打

  • 违背原则在线阅读第3节

    “九百九十九。”一条线条分明的手臂带动紧攥的拳头,拉开一个诡异的弧度,重重砸击在巨大的沙袋上,可这沙袋自始至终没有丝毫颤动。“一千!”赵西铭在心中默念,修长笔直的身形被巨大的沙袋挡住。他抓起石桌上的布巾擦拭身上的汗水,穿上干净的麻布衣衫,转身离开练功房。就在他关上房门的一刹那,那两米高的沉重沙袋剧烈

  • 圈养大明星在线阅读第五节

    回到蓝家,蓝曦臣就和蓝忘机去安排水行渊后续事宜了。温遂让阿宁先去休息,拉过温情商量。“你之前有听说过温家出现过水行渊吗”温遂看温情摇头,接着说“温若寒一直将我当普通医者,前阵子送来几个受伤的温家客卿,实力不错,可都被水祟所伤,现在想来是被水行渊所伤才对。”“水行渊百年来才出现过那么一两个,碧灵湖以前

  • [怒晴湘西]恋上总把头第三章在线阅读

    林悠悠鬼鬼祟祟穿过走廊,来到医生办公室。探进脑袋扫视了一圈,看到的都是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你找谁?”一个医生发现了她,走过来问。突然医生的表情变得生动起来,这个医生好像认出了林悠悠,盯着她说:“你是林悠悠吧!”林悠悠不好意思的说:“你怎么认识我?”医生哈哈大笑,指着林悠悠说:“你还不认识,那天当着

  • 总裁大人关灯吧之身世之谜

    第六章身世之谜小飞带着归海枫来到别院,归海枫此时眼里看到只有一个佝偻的背影。陈院长正在对孩子们说着什么,他站在太远没听清楚。小飞见归海枫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下来默默看着陈院长。正在忙乎的陈院长好像发现了什么,转过身来,看到的是已经三年未归的归海枫。归海枫也默默盯着陈院长,三年了,陈院长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 漠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馆陶公主喜欢陈午喜欢的不得了,近日来陈午这般待她,她更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陈午身上,直到宫中有消息说,王夫人想见自己一面,馆陶公主没有回应,第二天就带着陈阿娇进了宫。刚巧那日窦太后心情好,就留了汉景帝跟刘荣一起用膳,刘荣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阿娇,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怎奈时机不对,只能强忍着。陈阿娇什么都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