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仙道修真在线阅读第2节

2021/6/12 2:16:14 作者:傲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仙道修真
仙道修真
作者:傲月来源:纵横中文网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读者QQ群:183378111欢迎进群闲聊、打屁、催更新、提意见。

在此四面火光,即将万劫不复之时,暨绪心中唯有一片空旷与一丝恍惚。

不知怎的,他竟忆起了不算太久之前,某个看来没什么特别的上午。

那天当真算是他君临四方春风得意的巅峰时,许许多多寻常日子中极不起眼的一日。

然阳至阴生,盛极必衰,福中伏祸,从来都是宇宙亘古不变的天理。

偏偏想起这日,或许是在彼时,许许多多的暗流,其实都已露端倪。

而他的某个念头,可能也是在这一天,于心中发出了芽。

那天上午,春光大好。

天蓝风软,王宫内百花绚烂。

因是休沐之日,晨无朝会,然勤政殿的御案上,仍堆满了折子。

四方风调雨顺,百姓忙于春耕,减税令万民感恩欣悦,边疆一片太平,众将尤不敢懈怠,练兵习阵搜寻魔踪勤勉不停,西国南国不日来朝,各地官学生员爆满,今岁科考正紧密进行……总之就是东初国繁荣昌盛,群臣万民齐颂大王无比英明。

暨绪一向觉得自己不算十全十美,亦不赞同众臣大拍马屁,但看到民生和乐,四海欣欣,内心仍是升起一阵喜悦。剩下的几本折子都是老生常谈的歌功颂德,他略略一翻,懒得细读,吩咐案前舍人代为批复——日后没有实事,便不必上折了,少空话,勤务实。

舍人奋笔疾书,暨绪端起案头的神菊仙枸茶饮了几口,看着窗外烂漫春色,不由起意,握着两颗暖玉养心球出了勤政殿,屏退随从,独自沿着繁叶浓花中的蜿蜒小径信步向前。

一对彩蝶翩跹互逐,双双栖于一枝海棠上,暨绪盘着养心球走近花枝,却有零碎言语声,被微风从遥遥前方的大石后,送进他耳中。

“……陛下是否会趁此由头,废了大殿下的太子之位?”

“倒不至于。比起二殿下,陛下定然更愿意让大殿下做东宫之主哪。”

“可倘若三载之后,师相当真回归天界,国中再无人能左右陛下圣意,只怕两位殿下更……”

“即便师相不飞升,陛下春秋正盛,日日养身,补益良多,寿元绝不止三千,说不定能活到五千岁。两位殿下与陛下岁数只差了五六百年,能不能熬得过,真不好说……”

“嘘,我看你是真活腻了!”

大石后冒出一颗梳着丫髻的脑袋,惶惶四下张望,又缩回石后,看衣饰,是圣后宫端茶倒水的小童。

早已隐去了身形的暨绪缓缓踱过石头,继续前行。

无知小仆的几句碎语,他只当没听见,更不会往心里去。

身披王袍,怎能得尽美誉,不生一丝闲话杂音。

寡人对太子和王子的栽培与用心,岂是你们懂得,寡人又岂会在意世人的非议与误解?

暨绪缓缓转着养心球,一路玩赏花木,忽嗅到淡淡幽香,但见前方瑞霭缭绕,竟是不知不觉到了敬天宫附近。

敬天宫,是东初国内,除了国君暨绪和太子恒、王子渐之外,唯一可以住在王宫内的男人——国师师仲的居所。

数月前,一只仙鹤乘虹披霞口衔天卷降临,玄无界这位自混沌初开以来,首尊自天庭下凡的国师功德圆满,不日将重返仙班。

玄无界自开天辟地起,历时亿万载,悬浮于天人冥三界之外,凡民寿元千年。天庭派玄帝下降,居中央玄无山顶峰天曦宫内,万载轮换。又以北启、南和、东初、西极四氏辅镇四方,便成四国,就以四氏之姓氏为国名,称北启国、南和国、东初国、西极国。

四氏无仙格,如凡民一般胎生土养,历生死轮回,唯独寿元略长,有三千岁。

初时,南和氏执掌农商经济,西极主兵戎防御魔族,东初氏主修文祭祀,北启氏辅助玄帝治理天下,督管四方,地位略高于南、西、东三家。

但四氏各成一国,划地而治,渐都各自掌辖自己国境的一切事务,唯独逢年过节到天曦宫朝拜时,才披挂上自家最初司职的衣冠,意思一下。

只是因旧例沿袭,北启国一直高于另外三国,可代帝号令四方。

千年前,北王望禺因贪权之心,被魔族蛊惑,竟不满足于北国当下的地位,意欲更登一步,黜玄帝而代之,尝尝君临玄无峰的滋味。

玄帝召南、西、东三国护驾,经历一番酣战,终于在望禺爬到玄无山半山腰的时候将其拦下,削骨碎魂。北启氏更姓北顺,国主去王衔,只能称公。

玄帝在战时受伤,百年后元魄回归天庭,新帝降生。帝尚年幼,玄无界诸事繁杂,一时各地纷乱。天庭派一位仙者临世,考量南、西、东三国君主,择一王辅之,平理乱局,摄辖诸国。

南、西、东三国为了得到这位仙辅皆费劲心力,最终竟是当时最庸常的东初国请得仙师归,传言是因为仙师师仲被东初王端缘的温厚品德打动,决意辅之。

此后虽有种种坎坷意外,师仲一直信守对端缘的承诺,身兼国师、丞相二职,辅东初国大盛,称雄列国,号令四方。

而今期限将满,仙师回天在即,为免国中民心波动,另几国生出别样心思,暨绪命暂勿将消息外泄。然最近王宫顶上仙气汩汩,瑞霞道道,已引得不少百姓遥拜,议论纷起。

暨绪望着蒸蒸瑞气吸了两口仙香,却感应到一阵灵气,便念动查形咒,但见前方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左右四顾,迅速翻进了敬天宫的围墙。

此人,竟是辅国大将军鲁遥。

鲁将军,为什么要在这个众臣不朝的日子,偷偷摸摸,隐身潜入内宫,爬国师的墙头?

暨绪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如果单凭猜想,对鲁将军有了什么误会,君臣生隙,不利于国家社稷。

恰刚好,他一直忘了解开自己的隐形术。

暨绪一闪身形,止住宫墙左右察觉到鲁遥气息将要拔兵器涌上的暗卫,众暗卫大愕叩拜,随即会意地仍退至敬天宫外数丈处潜伏。

暨绪仍敛去形影,越过敬天宫外墙。

墙内一片幽静,后园月池中,几尾肥美的锦鲤聚首在浮萍下,摆尾吐泡声清晰可闻。

暨绪走过池上浮桥,转进回廊。

师仲从不用侍卫,敬天宫中一向只有数名小童侍候。两名小童捧着茶盏一路小碎步往竹林内小轩中去,丝毫未察觉到跟在他们身后的暨绪。

这要真来的是个刺客,可不甚妙。

暨绪思量,师仲将飞升的消息,捂不了太久。暗地里一向有不少人嫉妒东初国得了仙师辅佐,倘若听闻仙师功德圆满,恐怕更难按捺,说不定还会有些将仙师怎样怎样就能沾上仙气,功力大增的邪恶念头。为防万一,还当再加派些护卫。

这里正想着,前方月门半开,暨绪随小童跨进门内,只见前方敞轩内,鲁遥匍匐在地,上首座中,一袭白衫的师仲起身,扶住他双臂。

“将军万勿如此,折杀仲也。”

鲁遥顿首:“鲁某知师相已脱凡俗,不当再多被冗务羁绊。然此时鲁某不知除了师相之外,还有谁能劝动陛下。故唐突来拜,祈望宽恕。”

师仲微叹:“若将军是为太子殿下之事而来,我此时亦不能助。”

鲁遥身躯一震:“师相洞知万事,鲁某心思,自难隐瞒。”

师仲眉微一敛:“这次太子殿下的确有错。两国交兵尚不斩来使。陛下意欲同北顺公结契,殿下却重伤北地使节,焚毁将竣工的金兰殿。即便是为给北国一个交代,陛下也必须责罚太子殿下。”

鲁遥抬首:“使节终归是臣子,太子殿下乃我国储君,醉酒误伤,属一时失手。依臣看,遣使致歉也算给足北边面子了。再则,敦厚如殿下,为何这般,师相岂会不明白?鲁某大胆说一句,我也不懂,陛下为何要与北国结契,难道陛下……”

“鲁将军。”师仲温声截断他话语,“陛下决断,不当妄议。”

“是某失言了。”鲁遥垂首,复又抬起,双目赤红,“然鲁某还要大不敬多言几句,陛下遣二殿下到边境已有数年,而今又将太子殿下禁于东宫,朝中已有诸多议论……”

“鲁将军。”师仲神色略沉了些许。

鲁遥却未住声,紧望师仲,颈上崩出道道青筋:“而今师相将抛下我等凡夫,鲁某却记得师相初至东初国时情形。更记得先王驾崩,狂澜之刻,句句誓言,字字承诺!”

“鲁将军。”师仲垂目望着鲁遥双眼,神色依然温和,“仲对先王之承诺,从未敢忘。陛下身处王位,有些事不能天下与私情两顾,将军也请体谅。仲蒙仙旨传召,时日已无多。来日东初国与此界安稳,还当仰仗将军与众臣辅助。难得休沐之日,将军却劳心国事,着实辛苦,先请回府休息。太子殿下之事,定自有最妥当的解决。”

鲁遥再伏于地:“多谢师相,今日无礼冒犯师相,不敢求恕。鲁某先告辞,来日再向师相请罚。”

暨绪立在廊下,静静看着鲁遥复又隐身离去。

过得片刻,师仲转身,向此方一礼:“陛下,怠慢许久,还望恕罪。”

暨绪慢悠悠解开隐形术:“这些小把戏,果然瞒不住师相。孤方才是怕鲁将军尴尬,倒是要请师相别怪孤不告而入之唐突。”

“陛下言重,仲岂敢当。”师仲侧身将暨绪让入主座,示意小童更换茶盘。

暨绪落座,向师仲一笑:“多谢师相方才在鲁遥面前替孤解释。孤于王座前,以性命立下的血誓,他记得,孤又怎会忘?”

师仲垂目执起小炉上白泥小壶,冲洗盘中茶具。暨绪微微扬眉:“阿恒那小子,将北使打掉半条命,孤只是将他禁足,幸亏北国气短,不敢骂孤包庇。他们倒说我罚重了。不然怎样?让书令写封致歉信函着太子照抄一遍给北国送去?总要给人家留点脸。”

师仲挑叶入壶,挽袖斟茶。暨绪接过茶盏:“师相以为,孤应当如何处理此事?”

师仲放下手中壶:“陛下知道,北地之事,仲无任何见解。”

暨绪神色一沉:“师相难道以为孤忘却了王兄之仇?只是当下此刻,笼络北地,方能固我东初威势。”

师仲仍是淡淡道:“其实依仲愚见,陛下若能与西太子重修旧好,于天下更宜。”

暨绪冷冷一挑唇角:“南国西国早已来朝纳贡,只有啃下北地,令其俯首,我东初国这个宗主,才算名副其实。也能令天下真正安定,使得玄帝陛下安心。再多笼络西国南国益处不大,怕是只会让天下人赞扬我王八功大成。”

师仲道:“陛下既然自有道理,仲无他言。”

暨绪不由一叹:“几百年来,与师相独处时,总是只有我说个不停。而今师相将别,仍是对我惜字如金。”

师仲微微笑了一下。

暨绪也一笑:“这些年,对着我,委屈师相了。”

师仲平和望着他:“陛下言重,仲身在此位,依职责行事,怎有委屈。”

暨绪呵了一声:“那就甚好。”他十分想跟上一句,多谢师相看在王兄的面子上,容我坐此王位,不知心中可有后悔。

但这话有些过,说出来恐怕场面上不大好,他便没有说出口。

两人沉默对饮,又是许久无言。袅袅茶烟中,初见时情形,一转念便清晰在眼前。

当时暨绪刚使劲浑身解数截住师仲车驾,赶出一身臭汗,还要掩下狼狈,做出一副随意从容。

“咦,难道阁下就是仙师?甚巧甚巧。这厢见过。听闻仙师意欲在三国之中择一辅之,看这路径,难道是去南国或西国?”

“公子既然知道,为何还要拦我去路?”

“西王刚愎自用,南王庸庸之质。我与仙师能在苍茫天地中偶尔相逢,许就是我们东初与仙师注定有缘。仙师何不考虑一下东初?”

“因东初王既庸庸之质,又刚愎自用。”

暨绪哈地一笑。

东初氏素以容貌殊胜著称,而暨绪的相貌在东初王族中亦属万年难得。他这一笑,带着几分少年的张扬,天地顿失颜色。

师仲亦不禁微怔,继而道:“某所指庸庸,乃是资质,非言外貌。”

暨绪笑吟吟一拍他肩膀:“仙师放心,我这庸庸刚愎之徒怎会是正主。东初国君乃我王兄。王兄年少英武,慧敏宽厚,乃我东初国开天辟地以来最好的王上,定合仙师心意。且我王嫂已生双子,王位八百辈子也轮不到我。仙师安心同我走便是。”

师仲微蹙眉,凝视暨绪:“但我观公子身上,有王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急诊科开始获取技能!第八章在线阅读

    「小佳、小佳,喂、喂,小佳你怎么了?」「…嗯?阿!鸽子,怎么了?」我呆呆地看着望言「怎么了?这是我要问你的吧!你今天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看着他一脸担忧的看着我,一丝丝的窃喜浮出我的心头。「没事啦,只是最近有点累啦。」「这样阿,那最近记得多喝水多休息喔,别病倒了。」看着他的脸,听着他叮咛的声音「我是

  • 洪荒之镇元道君在线阅读区区唐门,何惧?

    “动手。”黑鬼明白莫扬来意后直接对手下下达了指令。然而想象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黑鬼下意识往周围看去,只见自己的手下如同约定好的一样同时倒下,他们的脸上还挂着之前的凶悍面容。这一切自然是莫扬的手笔,在黑鬼下达命令的时候他就一把将手中的钉子撒了出去,周围众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只觉得额头一疼就失去了

  • 系统修真记在线阅读第3节

    吃过早膳之后,冯秀莲就带着她们回去了。刚一回到小院,就看到跟着冯秀莲的两个大宫女正指挥着几个黄门抬水桶。黄门虽然是阉人,但骨子里还是男儿,他们又是永巷的粗使,干起活来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冯姑姑看两处屋子都安排的差不多了,直接吩咐道:“前两排的回屋仔细洗个澡,洗干净些,然后换上准备好的宫装出来等姐姐们

  • 重生之怨偶佳成第8章在线阅读

    另一边,秦小川和杨蒴来到紫云宫。这是公主的寝宫。一座巨大的宫殿,院墙之上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推开珊瑚长门,窗后竟然不是房间而是一座花园,遍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走进里面一些,寝屋周围更有雪梨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白色花瓣如雪初降,洁白无瑕,与“紫云

  • 微微同人之本只想围观在线阅读第十节

    等到一行说完,白副院长异常高兴,显然很享受这一马屁,摆手道:“我说郑总,你挖人挖我们设计院的人才身上,这就不好了。何况一行可是我们设计院看中的人才,哪能轻易地给你们。”结局就这样不了了之,到了后来,就散场了,一行也因为明天的比赛,并没有回去办公室,直接给上司丁凯打了个电话,丁凯没有反对,韩一行直接回

  • 报!少将她要娶那只雌虫![abo 虫族]在线阅读第8节

    没等铁手和冷血回答,浑厚的声音已经从屋内传来,“门口可是无情?何事?快快进来......”这着急的语气,令胡浩为之一振。“进。”冷血回复永远似乎只有这么几个字。“请吧。”铁手温文尔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同时眼神火热望着无情与追命身边的胡浩,多好的男人啊,一边看一边想果然在龙爷身边是对的。冷血更是目不转

  • 湘笙两世我的道长在怀疑

    沈道长最后还是固执的换回了自己的道袍,一头青丝也都一丝不苟的全部束在了发冠中,这让沈清晏有点无奈。不过想一想也是,且不说身高,道长的身材可跟自己那弱鸡的身体没法比,穿上他的衣服也只是凑合能穿。虽然那衣服是之前买大了的,不然沈澄泓肯定穿不了。沈清晏想起对方头发柔顺的触感,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 总裁的专属炼丹师在线阅读跟着师傅去游历

    拜过祖师、认过祖、我就已经入了门派,跟师伯还有两位师兄相处的很好。他们都很喜欢小灵子,师伯还送了见面礼,是一块玉佩听师傅说,里面含有功德之力。我们要分开了还真是舍不得他们,没办法这是门派的规律,必须四处奔波借此累积功德,更多的是救人,这是门派立下的根本。又要开始和师傅一起游荡了,不过这次不同,师傅打

  • 违背原则在线阅读第3节

    “九百九十九。”一条线条分明的手臂带动紧攥的拳头,拉开一个诡异的弧度,重重砸击在巨大的沙袋上,可这沙袋自始至终没有丝毫颤动。“一千!”赵西铭在心中默念,修长笔直的身形被巨大的沙袋挡住。他抓起石桌上的布巾擦拭身上的汗水,穿上干净的麻布衣衫,转身离开练功房。就在他关上房门的一刹那,那两米高的沉重沙袋剧烈

  • 圈养大明星在线阅读第五节

    回到蓝家,蓝曦臣就和蓝忘机去安排水行渊后续事宜了。温遂让阿宁先去休息,拉过温情商量。“你之前有听说过温家出现过水行渊吗”温遂看温情摇头,接着说“温若寒一直将我当普通医者,前阵子送来几个受伤的温家客卿,实力不错,可都被水祟所伤,现在想来是被水行渊所伤才对。”“水行渊百年来才出现过那么一两个,碧灵湖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