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红楼之冒牌皇子奋斗记第十章

2021/6/12 2:51:30 作者:风过叶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红楼之冒牌皇子奋斗记
红楼之冒牌皇子奋斗记
作者:风过叶落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幸赶上穿越大潮的顾明泽,原本只想好好活着。却不料因着那极为相似的容貌,被逼着成了那高高在上的皇子。

“偷渡客......”

船工的粗嘎嗓音蓦然响起,回声传遍整片海面。

叶昭被安置在唯一的床铺上,半躺着道:“什么偷渡客?”

船工摘下帽子,露出两只黑黝黝的眼眶,重复道:“偷渡是会受到惩罚的,我亲爱的朋友。”

尖顶渔夫帽下是一具白色骨头,清洗的很干净,一点血肉都没有。

“又是骷髅,这破系统是请不起活人吗?”叶昭收回视线,认真怀疑这个培训班的前生是不是火葬场。

天色越来越暗,林沉点了盏烛灯,蹲下来给他清洗伤口,全程都紧闭着嘴不说话。

烛火随着海风摇曳,影子投在林沉的左脸,半明半暗。

船工很是不甘寂寞:“偷渡客是会......”

林沉擦了擦塞抹布的手,继续往伤口浇酒精。

叶昭疼得往后缩了一下:“疼疼疼,火气那么大干嘛?”

林沉看他一眼,转头对李思思道:“医药箱。”

“没有。”李思思被绑在墙角,运气比船工好一些,至少嘴里没塞抹布。医药箱倒是不特殊,但必须至少通过三场考试,系统才会为其发放。

医药箱里的药品也会随着考试次数的增加而增加。在这点上,只要你活得够久,系统就会愈发仁慈。

林沉挑亮灯花,仔细拿镊子夹出腐肉:“我没有太好的耐心。”

李思思披头散发:“我说了没有!”

她在赌,赌面前这个人也是虚张声势。这场考试才刚刚开始,已经损失了一个道具,不能再把药品浪费在叶昭身上。

腐肉清干净,终于有红色的血流出来。林沉找了团棉球堵着,语气依旧平淡:“闻山,她的左脸,削一半。”

他哐当丢了把匕首在地上。刚刚在李思思衣服里搜出来的,现在可以物归原主了。

闻山握刀的手都在抖,一看向林沉就压力巨大:“......林哥,会不会太狠了点?”

狠?

“她刚刚想杀了叶昭。”林沉终于停下动作,看怪物样瞥了他一眼:“你在这种地方玩圣母?”

闻山还是哆嗦,比划半天下不了手。

“刀拿来。”叶昭冲他一摊手,利索在李思思脸上划了一刀,随后轻松把带血的匕首扔到木桌上。他的适应能力向来很好,报复心也很重。

毕竟风吹屁屁真的很凉爽,海水腐蚀血肉也确实很痛。

李思思的头发跟血搅成一块,很快就变得又脏又打结。毁容了?她摸上自己的左脸,终于破开空间拿出医药箱,怨毒瞪向叶昭:“别忘了,你还是背着处分的追杀对象,叶昭小帅哥。”

叶昭‘哦’了一声,懒得再搭理她。他已经很手下留情,只比着自己手臂的伤口深度划了几道,没有真的‘削一半’。

林沉倒是终于愿意跟他搭话了,但语气并不很好:“小朋友玩什么管制刀具?”

“你太双标了。”叶昭笑了笑:“到底哪儿惹到你了,林哥,林神?你别老不说话,一沉默我就怕。”

总觉得下一秒就要全体团灭了。

林沉在医药箱里挑了两个药瓶,又找出来点纱布:“喝了。再有下次,不用救我。”

他跳下来之前就已经算过,叶昭进入船舱后,他有足够的时间摆脱李思思,并以她为踏板,重新返回支撑点。没想到叶昭来这一出,彻底把原计划打乱了。

但有些事情,烂在肚子里也比被人知道更好。

林沉边裹纱布边用余光扫了叶昭一眼,小朋友正顶着头黑色卷毛喝药,又乖又安静。

只是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叶昭很快抹抹嘴,眉毛皱成一团:“好苦,什么药?”

林沉:“蓝瓶维生素A,黑瓶维生素C。”

叶昭:“少来骗你爹,维生素苦成这样?”

林沉利索又往他嘴里塞颗糖:“加黄连。你话好多,不疼了?”

叶昭这才反应过来,继续抱着腿在床上哎哟叫唤。

李思思在旁边听得咬碎一口银牙。维生素?她几十分一瓶的回血剂!装什么大尾巴狼!

林沉抱着废弃垃圾离开,路过她时随口道:“维生素没有了,建议你们少说话保存体力。”

世界终于又安静下来。

众人不再说话后,有些细碎声音就变得明显很多。比如一直在船舱角落挣扎的骷髅头船工。

程游趴在桌上昏昏欲睡:“他好像很想说话。”

林沉伸手摘下那块抹布。

船工:“偷渡客是会受到.....”

林沉:“......”

转眼抹布就又回到船工嘴里。

叶昭观察了一会儿,突然道:“他在划桨?开船时间到了?”

船工一直虚握双拳,不停在身体两侧前后滑动,看起来就像是在驾驶一艘船。

晚上开船?

林沉看了看窗外浓墨样的夜色,还有一阵阵雷鸣,说不定等会儿得下暴雨。他解开绳索,船工踉跄着找到木浆,带好帽子端坐在船头。

木桨入水,但船身并没有丝毫前进,反倒是波涛愈发汹涌。

数万只人鱼聚集到船身底部,将船托出水面,用獠牙啃噬着船底的木板。

林沉稳住身形,将木桨从水里提上岸,顺带着抓了几只青面獠牙的人鱼。

木桨已经被啃掉差不多三分之一,底部木屑仿佛嚼烂又吐出来的甘蔗残渣。人鱼上岸后倒是很快死了,青色鳞片上安着两只眼睛一张嘴,怎么看怎么诡异。

人鱼牙齿尤为尖利,轻轻划一下都可能破皮。林沉将鱼甩给闻山处理:“杀不了人,杀鱼总可以吧?”

闻山苦着脸跟人鱼大眼瞪小眼。这张脸跟人脸有什么区别吗?!

做了几分钟心理建设,闻山提着鱼尾,手起刀落,闭着眼在鱼腹中间破了一刀。

只有鱼肉,不见鱼骨。偶尔有几根骨头支棱着,也是其他生物未被消化的遗骸。

鱼肉深处似乎裹着什么金灿灿的东西。

闻山忍着恶心掏了一把,摸出来个滑溜溜的金币:“这什么玩意儿?大楚兴陈胜王?”

叶昭一看就笑:“说不定是聘礼,明天就有人鱼公主来找你生孩子。”

闻山摆摆手,趴到船边吐去了。

“吃人肉结金币吧。”林沉连着破了几条鱼,把金币丢水里泡着:“升级版珍珠蚌。”

叶昭瘸着腿跳下床,蹦到船工面前,大发慈悲给他解了禁:“你业务不太熟练啊,就准备把我们扔海上自生自灭?”

船工还是老几句,听得叶昭耳朵长茧,顺手又给堵上了。

程游自上船后就觉得心神不宁,此时更是坐立难安,终于忍不住道:“偷渡客的惩罚是什么?”

系统好像就在等这句话。不等有人回答,最后一阵雷鸣过后,开始下雨了。

聚集在船身周围的人鱼都沉回海底,海面一时间平静的可怕。

第一滴雨落在船板上,很快在地面灼烧出一个洞。

“这雨跟海水一样,有腐蚀性。”叶昭神色突变,拉着人就往舱内躲,顺便还捎上了骷髅头船工。

雨越落越大,一副要涨洪水的姿态。

叶昭看着船板密密麻麻的小坑,突然明白船身那些凹陷从何而来:“程游,你是不是投敌了,现在是系统的亲爹,说啥来啥。”

程游哭丧着脸很是无辜。

再这么下去,离沉船只是时间问题。

林沉一手刀劈向李思思,确定后者晕过去后,才对叶昭道:“你今天作业做完没?”

程游看他动作如此利索,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后颈,总觉得后脑勺有点痛是怎么回事。

“没有。”叶昭迷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他是指那本典藏版压轴题。

林沉松了口气:“给系统申请,要独立的备考空间。”

叶昭这才想起,他可是被认证过的,名正言顺的高三考生:“听到没?我要高考,高考懂吗?就是要天天在安全平和的书房里刷题写作业那种。”

时间过去了很久,久到叶昭都开始觉得系统在装死了,终于等来了答复。

【申请合理,批准。】

没有书房,只等来一层罩在船身上空的塑料膜,将雨水隔绝在外。

雨水击打塑料膜的声音滴滴答答,听得叶昭心烦意乱,胡乱翻了遍目录:“这船到底怎么开啊?我现在考驾照还来不来得及?”

他还是不死心,又伸手去揭船工嘴里的抹布,最后成功在那句话出来之前塞了回去。

林沉被他逗得笑了笑:“还试?你就当这是一段程序,现在进死循环了。”

叶昭哀叹一声,拖着瘸腿倒回床上:“重启能解决一切问题。我现在把他搞死,他能复活开船吗?”

“他估计已经死透了,你就别折腾了。”林沉坐在他先前的位置上,按顺序开始查书。

海水、金币、幽灵船。

林沉圈出来几个关键词,最后锁定在一道题上。

【格林先生跟幽灵船上的小鬼们做了个交易。格林先生每秒钟能收获四块金币,给小鬼两块金币,已知小鬼在拥有八十八块金币时,会驾驶幽灵船开出无人区。问:多长时间后格林先生会上岸?】

林沉的眼神落在这道题的标题上。

有钱能使鬼推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

  • 离离野火之姗姗来迟的主角

    被拖入地下的玛修尝试用自己的力量和身体里的魔力去挣开蛇形魔兽的束缚,但是当她发现力量不行,开始释放魔力的时候,大蛇(暂称)的大嘴突然咬上了她没有铠甲阻挡的大腿内侧,开始疯狂的吸食她释放的魔力,并对她的身体释放了麻痹她的毒素。随着身体里魔力的减少,玛修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无力,而大蛇则是越来越精神,力量逐